您现在的位置:香港六合马会开奖结果 > 园丁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赵娜 > 正文内容

零水?灵水!——凌水河-大连理工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4-26 浏览次数:

  零水?灵水!——凌水河-大连理工新闻网
零水?灵水!——凌水河 作者:single 来源: 时间:2012-02-17 15:36 “水善养万物而不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一提到水,人们的心都仿佛变得柔软起来。“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水是大学校园里不可或缺的元素,剑桥的康河,北大的未名湖……是“水”,孕育了一种独特的大学文化,这种文化,灵动而浪漫,朦胧而又真切。“你屹立在凌水河畔,你昂首在黄海之滨”,初听大工校歌,勾勒凌水河全貌时,她是一位秀美的姑娘,蜿蜒的河道是柔美的身段,清澈的流水是恬静的面庞……可是现实给了多情大工人的,却是一条凌乱、肮脏的沟渠,大煞风景的凌水河。荏苒冬春谢,倏忽寒暑易。陪伴大工走过甲子一轮回的凌水河,在大工选址之初是怎样的模样,60年来,她经历了怎样的变迁?凌水河改造将如何进行?未来她会变成什么样子?2009年10月,凌水河改造工程正式启动,沉寂、落寞了多年的凌水河,在初冬微寒的季节里,似乎嗅到了春来的气息……复活凌水河凌水河位于大连市区西南郊凌水镇境内,其干流发源于凌水镇石山沟村附近山区,沿途汇纳三条支流,流经大连理工大学,河水最终注入凌水湾。干流总长度约10千米,河道最宽处达20米,河流水量受季节影响,属于典型的季节河流。凌水河是一条季节河,并没有废弃,但因为大连地区近几年一直比较干旱,所以才干涸。我校大致处于凌水河的中游地段。 根据大连市政府的改造规划,凌水河河道将全部盖板,仅作为一条泄洪暗渠。但凌水河承载了大工的历史与记忆,盖板与几代大工人的殷殷期盼相去甚远,在校方的一再努力下,最终达成校区部分变更为明渠的方案。我校负责的是从大工路到西山招待所河段。学校的目标简单明确——复活凌水河。按照我校的规划,凌水河改造工程将分两期进行:一期,进行880米的河道改造,包括五道蓄水坝,三座景观桥,进行沿河人行步道、绿化、照明的休闲景观改造。铺设约1400米排污管道、实现雨污分流;二期,将附属高中地块规划改造为人工湖,与河道一起形成新老校区中部的水系景观。目前,实现雨污分流的排污管道铺设施工已在9月结束,正在施工的是西山桥到西招桥间的河道盖板工程,下一阶段是西山桥至大工路的河道明渠施工。过去专家论证,这条河的地质状况比较好,弱透水,弱渗水,地下水比较丰富,但从铺设约排污管道的施工来看,地质状况尚不明了,因施工埋管挖至地下5~7米,仍未见有地下水,降雨后坑渠的蓄水力也较差。近期的地质勘测也表明,很多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论证。现阶段施工后,工程进展能否保证不间断,还是一个未知数。校资产处管理处长李文刚坦言,只有经过反复论证,有了确切的方案,才能动工,不可因为赶工期丢了改造质量。凌水河改造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既能保证蓄住水又能保证水质。若凌水河渗水现象严重,如果不做防渗,很难蓄水;如果做防渗,生态交互难以实现,以后的水质就很难保证,凌水难逃“死水”“臭水”的命运。这一问题也是目前亟待论证的核心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以后河水的补给来自哪里。据李文刚处长介绍,雨水仍是凌水河的重要补给;为防备雨水不够,去年在西山开工了中水处理工程,日处理污水600吨,其中200多吨可用于河道的补水;第三个补给是地下水。 “复活凌水河”,这个简单的目标实现起来却不那么容易。它需要投入的不仅仅是上千万元的资金,还有严谨的论证,缜密的科学技术,以及责任与使命。听老人讲过去的故事凌水河改造工程最牵动的是老一辈大工人的心绪。11月份,记者有幸采访到两位老人,听他们讲述凌水河过去的故事。1952年,齐东海老师随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的土木和化工专业来到大连工学院。据齐东海老师介绍,当时学校位于“一二九”街,但已经开始选址修建新校区,备选校址有凌水河处、星海三站处(原大连医科大学附近)和付家庄处,最终选定了凌水河处,经过60年的规划发展,形成今天我们所见的校区全貌。据孙懋德老师回忆,1952年,当时他还是我校土木系大四的学生,就亲自参与了校址的测量选定工作。“那时初见凌水河,她也是仅有浅浅的水流,不过那时候的水是清的。”“以前周边开发少,河流几乎没有受到污染。” 由于凌水河并没有固定的水源,齐东海老师干脆喊他“干河”,在二老共同的回忆里,“只有在夏季雨水旺的时候凌水河中水流才充足”,由于大连水位低,凌水河甚至发生过海水倒灌的现象。凌水河“横亘”校区和西山生活区之间,最初联通校区和生活区的是一座木桥。齐东海老师已记不清当年的木桥有多宽,只记得,每当夜晚回生活区的时候,和青年老师们一起走在颤颤悠悠的木桥上,也会想,如果河水是充沛的,那将是多么富有情趣的场景。“凌水河的主要问题是没有水,60年代曾经有过搞水的想法,但是由于地下水太深而最后放弃。”齐东海老师回想起当年学校的规划,话语里带了些许的遗憾。而孙懋德老师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他提到,学校曾找相关专家考察过凌水河,想依托凌水河在校园修建人工湖,最终也是由于种种原因而搁浅。由于凌水河既不提供饮水又不提供灌溉,没有景致,也带不来经济效益,她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也就一直被忽略着,到如今连仅有的那点河水也散发着恶臭,河道两边垃圾成灾。当年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如今已是满头银发、步履蹒跚。听到凌水河改造的消息,两位老人都显得兴奋,但转而又有了些许的忧虑。怎样使凌水河“有水”?改造后如何保证不会再次污染?期待这样的凌水河凌水河畔,一位专程来看河道治理进程的老人感慨不已:“我1957年来到这里念书,那个时候经常是有河道没河水!这一转眼都已经几十年了,终于要整治了……”谈及对凌水河的印象,几代大工人都会选择这样的词汇:脏、乱、差。这样的凌水河已成为大工人心中隐隐的痛。凌水河沿岸居民众多,垃圾处理不善,造成大量生活垃圾直接倒入凌水河,阻塞河道;沿岸有企业向河内排入污水,污染水质;整条河比较缺水,水流循环不充分,成为一弯死水,生态系统脆弱……说起凌水河的脏乱差,学生们列举原因竟是滔滔不绝!管理学院08级学生陈闯说道:“平日我们的社团活动很多,却没有组织相应的活动来保护凌水河。就连我们自己,有时也会顺手扔点垃圾,在保护河流方面,我们的意识还有待于提高。”看到施工队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改造,大家都觉得很欣慰,“凌水河终于能得到改善了,我们身边的环境越变越好了。”“期待凌水河水美、草绿、鱼虾成群”“期待环境清新怡人”“将沿河的马路改造成为休闲的步行道。河岸两侧做成木制的栈道,挨着栈道铺装卵石人行道,路旁栽上树木,添置休闲长凳……”看到凌水河改造工程如火如荼地进行,学生们非常高兴,他们对改造后的凌水河充满了憧憬。外语学院日08级学生竺佳家在南方,来到大工后一直疑惑大工为什么没有“水”,看到凌水河正在改造,她兴奋不已:“南方的大学校园大多有小河流或池塘,旁边种植花草树木。希望改造后的凌水河让校园更加充满生命的活力,同时我们穿梭在风景美丽的校园中更容易忘却学习的疲惫,放松心情。” 在满怀期待的同时,学生们提出了很多保护改造后的凌水河的建议。“校学生会可以下设一个部门,负责环保宣传及监督,组织同学定期义务清理河周围垃圾”“各院系可以组织同学们在河两岸进行植树种草和放养生物活动,加强绿化,增强生机”“在河道两侧设立环保标识!”“让我们行动起来,共同保护凌水河!”……“水能养人,又可育人,凌水河改造工程对学校整体环境的改善是很有意义的。”孙懋德老师说道。齐东海老师也认为,“水”对学校文化的影响是深远的,尤其是在“育人”上。环境塑造人的性格、影响人的心境、情绪,自然风景对“育人”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潺潺流水,依依杨柳,婉转鸟鸣,人文氛围因了河水而愈益浓厚……齐东海老师憧憬着未来凌水河畔的情景,学生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生活,必将受益无穷。(学生记者 王玮 曾由美 陈天梧 王雪 孟凡宇 康天宇 刘爽 刘筱童 于艳洋 纪瑞芳 袁康 马晓凯)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